上游?夜雨丨闻声而动,全民抗疫——一位重庆市民的2020年抗疫生活日记(1) - ?糜建国
02-29 13:00:00 来源:重庆晚报 糜建国

微信图片_20200210113838.jpg

闻声而动,全民抗疫

——一位重庆市民的2020年抗疫生活日记(1)

糜建国

重庆发布,2020年1月22日0-24时,新增3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病例9例;中国累计确诊571例,死亡17例。

这是重庆官方第一次这样正规地向社会发布数据,《人民日报》连续两天面向全国这样发布。同时,今天武汉宣布“封城”,说明事态严重了。这个事件,必将载入史册。

于我而言,腊月二十八这天,也是在不宁静、忙碌中度过的。我们是昨天晚上九点半左右赶到岳父家。腊月二十八回去过春节,记忆中,还是第一次。原本我们计划昨天晚上等从宁波开车回老家自贡的朋友,吃了晚饭后再回渠县住一晚,今天上午,也就是腊月二十九给父母上坟后,最后回岳父家。

等到下午五点多,从宁波开车回自贡老家的朋友来电告知,他们刚过涪陵,但担心进入市区塞车,就不准备在重庆停留了,直接从绕城高速回四川。前几天我们联系好,他们将??恐厍?,住一晚,聚会一下??悸堑揭咔榭佳现?,公司也放假了,我当即决定,现在就回岳父家。简单收拾后,我和爱人、大哥一起,接上三哥,就向城外驶去。

出城相对比较顺利。但我内心深处却有一种逃离的感觉。逃得越远,离病毒越远。

从重庆到岳父家,虽不到200公里,但用导航一搜,也需要近三个小时才能到达。在下午六点这个点上,属于晚饭时间,倒早不迟,按理说,应该吃了晚饭再走。因为等朋友,家中也没有准备晚饭。我告诉大哥他们,如果饿了,就在路上随便吃点。他们也赞同。在这个点上出城,主要是考虑到不塞车。这两天,遭遇出城高峰,有时候,出城需要花费一两个小时。

儿子在香港上学,春节学校也要放假七天。前几天我们一直催他尽快订购机票,但因大年二十九这天,他还有全天的课程,就一直没订。这两天呢,我们叫他赶紧把机票订了,他说疫情严重,香港那边大家都戴口罩上街,同学们上课也都戴口罩,就不准备回来了。再说,一周时间,也难得跑。并提醒我们,出门一定记得戴上口罩。

听说外孙不能回来过年,岳母担心不已,连声说道:“怎么不回来嘛!大家都回来了!一个人在哪里,那么远,新年大节的,吃啥子嘛!”

“啷大个香港,难道没得吃的吗?不回来,就不回来嘛!学业为重!”岳父瞪了一眼岳母,大声地把话接了过来。

作为父母,在春节这样的大节,还是希望一家人在一起,团团年年,但儿子决定不回来了,我们也只有尊重他的意见。这也是儿子长这么大来,第一次没和我们一起过春节。

timg (1).jpg

事实上,我们没想到后面的事态这么严重,儿子不回来,是对的。在形势的判断上,香港比我们内地似乎要前进一步。这个时候,内地还没那么重视,虽然武汉已经宣布“封城”,但本地官方却并没有呼吁市民不要出门或者出门戴口罩。在朋友圈里,也没有谁相互提及。一路回来,我们戴着口罩,也准备了一些口罩带回来,但戴口罩的人并不多。人们的安全意识,还没有提上来。

就在昨天,二十二日一大早,我就收到新西兰侄子的信息,告知出门要戴口罩,并提醒戴口罩的正确方法;当天晚上,我也收到美国朋友发来的信息,同样是提醒出门要戴口罩。

姨侄子国庆结婚,岳父他们请的一条龙,办了几十桌,但我念念不忘的是那道“酥肉”。下午没什么事,看见岳母在准备过年的饭菜,我就打电话给办酒席的何厨子,也想学着来做。

一听说我要做酥肉,电话中的何厨子笑着说,很简单,几步就完成了。他边讲,我边听,边在想象他忙碌的样子。这样的年关,十里八乡,请他办宴席的人家一定很多,这时他一定在某农户家,搭了一个台子,阵仗很大,他把电话夹在耳边接听我的电话,而他的双手呢,要么在炸酥肉,要么是在切菜,总之是忙碌不已······

但他还是很耐心地给我说道:选用上等的五花肉裹上红苕粉炸好,等凉了后,切成一指宽、半指长,规整的小条,整整齐齐地码在蒸碗底部吗,把用鲜开水发胀的耳子、黄花均匀地铺在面上,再在上面淋上高汤。汤里面加上十三香、花椒面、姜片、大葱头、盐巴、香油,调和均匀。如果没有鸡汤、骨头汤等,开水也可以。最后,放在蒸笼里,架上柴火蒸一到两个小时,起笼上桌时,倒扣过来,撒上葱花,就可以了。他说得有声有色,似乎,一碗碗香气扑鼻的酥肉,就盛在了我的面前。

当我连声道谢,抱歉在他这样忙碌的时候打扰他时,他却客气地说没什么,今年不忙,在家里呆着呢,说这个非常时期,哪里的酒席都没有接单!

而就在晚上,我也得到很多取消寿宴、婚宴以及其他聚会的消息。

最先是五弟来信息,告知取消了他岳父满七十大寿的祝酒。原本他们是订在初四办酒席的,农村坝坝宴,订了几十桌。五弟老丈人在老家,年前骑电瓶车和同样一个骑电瓶车的老人相撞,发生骨折,还住在医院。五弟带着他老婆和两个儿子回去看望,并顺便在老家过年。大哥、三哥和我在一起,二哥也忙,我们都没有回老家上坟,就一起委托五弟代上了。今年这场病毒这么厉害,国难当头,没有在父母坟前磕头作揖,叫五弟代替,表达孝心,想在九泉之下的父母,也会体谅的。

紧接着,姨侄子告知,他同学说初五结婚办酒席,原本计划要用我的车当婚车,因不办了,就不用了;大姐也说,她同学初六嫁女,也取消,不办酒碗了;岳父说,高家沟林杰娃屋头初八贺房子,也不贺了……我告诉他们,取消不办,是对的。这个疫情当前,要有社会责任感,不给国家添乱!

就在我整理这篇日记的时候,又接到成都朋友的来电,说要分给我们的20个口罩,估计这次可以了。

前几天,他们来电告诉我,女儿从美国邮寄了两盒口罩回来,一盒20个,想到他们年前订的中国航空2月5号从北京飞美国他们女儿家,要走了,用不到那么多,而我们口罩不够用,就准备在2月4号分20个口罩给我们,但因美国暂时关闭赴美的所有签证,中国航空取消了飞往美国的航班,走不成了,就暂时不邮寄给我们了。第二天,他们又来电告诉我,说又重新买了2月9号韩亚航空公司从成都飞韩国的机票,过韩国飞华盛顿,2月9号走,2月8号他们把口罩邮寄给我;今天来电则告诉我,口罩又要暂停邮寄了,因为韩亚又出来一个新通知,过韩国要有签证才行,于是韩亚又退票。而刚刚来电则说,他们又购买了2月9号从成都飞东京转华盛顿的机票,说如果得行,明天依旧去给我邮寄口罩。为了20个口罩,他们念念不忘,打好几个电话,真是感动满满!

重庆发布,2020年1月23日0-24时,新增18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病例27例;中国新增259例,累计确诊830例,死亡25例。

看到这些数据,我有些担心了。这是重庆第二天这样发布数据。中国是第三天发布,全国的数字都在攀升之中。从数据看出,重庆开始递增了。武汉昨天也宣布“封城”,事态在向更严重的一方面发展。

大年三十下午,我和岳父他们,把院坝扫得干干净净,堂屋里的东西,该理的理了,该顺的顺了。从顶楼上抬下两张玻璃圆桌,摆在堂屋,铺上白色的暗花纹桌布,安装上转盘玻璃,并擦洗得一尘不染,光洁亮丽,岳母也及时地从里屋端出盛满水果和糖果的托盘,摆在桌子中间;大老挑和侄女,搭起楼梯,贴上对子,挂上灯笼,过年的气氛,一下子就浓烈起来。

timg.jpg

早上,大姐儿子侄子也从重庆回来了。今年国庆,小两口刚刚结婚,原本侄子要等侄媳妇一起回来的,但侄媳妇在物业公司上班,要下午五点下班,担心下午回来路上堵车,再加上疫情出来了,所以就让侄媳妇坐高铁回来。高铁一个小时,准点。晚上的饭菜岳母早已安排好,我数了一下,冷菜、热菜,有十几个,成都方向的小姨妹一家三口也在昨天回来了,万事俱备,单等她回来,晚上一起团年。

大年三十,又遇上当场天,小镇非常闹热。很多乡下的大妈、大伯,把自己种的小菜和特产,在街边一顺溜摆开来叫卖。难得回乡下一次的大哥、三哥,一大早起来,看见芫荽、青菜、豆腐、小葱、白菜等特别新鲜,稀奇,来来回回,兴奋地买了好几趟。岳母看见,连声叫道,不要买了,不要买了,我们乡下方便,都是新鲜的,要吃,买就是了。

小镇外面是一条国道,平整、开阔,两边绿化做得很好,一棵棵大槐树需要合抱。公路两边的绿化道外面,很多村民将背篼倒立过来,上面小山一样,垒起了很多橙子,摆起叫卖。午饭后,我们就去看看,准备买几个。

岳父这里地势多属两山夹一沟,国道旁边有一条江,阳光好,雨水充足,土地肥沃,得天独厚,很多果树自然而然生长旺盛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每年春节回来,都会看见很多村民卖橙子。

在挑选橙子时,村民们告诉我们这里有一家叫刘伟的,他家里的橙子最好吃,在前面的塆里。于是,我们开车前往,一路上打听,到了一户人家面前,四合院,一扇大门敞开着,整洁的院里,橙子树茂密??醇竺磐饷娴牡匕佑幸晃淮蠼阏谇謇硇〈?,上去一问,刚好就是刘伟家。她是刘伟的大姐,刘伟是他的弟弟。而且,他们都在重庆安家了。和我们一样,前两天,刚从重庆回来过春节。

后来刘伟也从邻居家回来了,听说我们要买橙子,他们主动送我们几个,不要钱。同时,刘伟的姐夫,当场就剥开两个,让我们吃起来。清香扑鼻,小时候的味道。小时候,哪家有橙子树,还没到成熟,我们几个小伙伴都会去偷,稀奇得很。

在我们坐下来闲聊的时候,我看见四周的院落外面,家家户户,到处都是橙子树,灯笼一样,上面都吊了很多橙子。有些橙子树长在路边,伸手就能摘到。

记得看过一个典故,说的是魏晋竹林七贤之一王戎七岁时,看到路边的果子累累,甚至压折了枝条而不去采摘,他认为路边果子是甜的,早给过路人采光了。长在路边的果实累累,没人摘必然是苦的。如今看来,王戎没有想到,现在的果子在路边没有人摘,却是甜的。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了,不缺吃,不缺穿,从刘伟一家人对待我们的态度也看出来,在物质提高的同时,民风趋于淳朴,大家都有了,人们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斤斤计较了。

大年三十,老家要上坟祭祖的。

上午,我们提着篮子,篮子里面装上“刀头”、白酒、纸钱、香蜡、鞭炮前往祖先坟前拜祭。乡里的坟,大多会看在一个地方。我们老家祖先的坟,都在院坝外面的村口。很多风水先生都来看过,所有的阴宅——坟墓都是按照前朱雀、后玄武,左青龙、右白虎的方位坐向,而且东西朝向,阳宅地基房屋,则按南北朝向。

上坟的时候,先把“刀头”——也就是一方煮熟的猪肉(手掌大,一般都是坐墩肉)摆好,把钱纸一张一张地撕开,堆成一堆;然后在坟头上插好香蜡,蜡成双,香三注,点燃;接着把钱纸点燃,跪下,磕头三个,作揖三下,再喊着祖先的名字,说过年了,叫他们来领“钱”,把白酒慢慢地倾洒在钱纸上。最后放鞭炮。在整个过程中,严肃、庄重,每个人都表现出对已逝祖先的敬畏和尊重,不能有半点轻浮。有的亲人刚刚逝去不久,还是新坟,有些亲人还会在坟前哭诉,倾诉哀思。

十里不同乡,百里不同俗。

大年三十这天,岳父他们也是要上坟的。但他们是下午。纸钱不像我们老家那种大张大张的,是一小张一小张,比百元人民币略大,上面还打了很多小孔,然后重叠起来,一叠一叠用白纸封起来,整理得平平整整,像一块块长方形的豆腐干,上面写用毛笔字恭恭敬敬写上敬奉的字样,名为“袱子”。上坟不是烧钱,是烧袱子。

写袱子很有讲究,不能乱写。现在的很多年轻人,不学,还不会写。

袱子的字体都是竖排,一共四排。比如我给父亲写的袱子是这样的:

右边第一排:年终化帛孝男建国具备冥财一封。第一字要顶格;

第二排,奉上?!胺钌稀倍忠挚?,第一个字“奉”与第一排的“年”字排齐;“上”字,要与第一排最后一个“封”字落齐;

第三排,故显糜文光老大人正魂收用?!懊印笔切?,“文光”是父亲的名字?!肮省弊忠氲诙诺摹胺睢弊值鸵桓?,不能抬头超过前面的“奉”字;

第四排,天运己亥年腊月二十九日火化?!疤臁弊钟氲谌拧跋浴弊峙牌?。  

每次去上坟的时候,岳父点燃一支烟,敞开袄子,走在前面,大气磅礴;后面大老挑、大姐、小老挑、小姨妹以及爱人和儿子、侄子他们都会跟一大路,每人手里都提着一些东西,浩浩荡荡。有时候,儿子和侄子们还嘻嘻哈哈,打打闹闹,不像是去上坟,祭祀祖先,倒像是去赶集一样。戴着袖套、围着围腰的岳母呢,往往是走在最后面,没有什么抱的了,她怀中会抱一抱稻草,以备点袱子的时候做引子用。岳母嫌稻草少了,又跑进圈鸡的院坝里去扯一些稻草,抱起来,又觉得多了,纠结一下,又放回去,最后抱着最初的那抱稻草,匆匆地往山坡上赶去。在岳母看来,拜祭祖先,不能打空手去的。

除了烧袱子外,岳父他们还会点长眠灯。长眠灯,用纸做成一个小灯笼,里面放置一盏油灯,点亮着,一到晚上,天黑了,那山坡上,到处都是油灯,像星星一样,好似领了钱纸的祖先的魂灵,不肯离去,在那山坡上游荡。

岳父他们上坟时,我很少去。母亲在我还没懂事的时候离开了我,很多时候,夜深梦回,我都会想起我的母亲?;蛐?,在这新年大节里,触景生情,我不愿意去勾起那些回忆吧。但我会站在远处观看,在缕缕青烟中,静静地思考。一直到他们上坟回来,听儿子、侄子他们笑谈岳父的一些“坏话”,说爷爷跪在他母亲的坟前,喊一声妈,就忍不住哭起来了,惹得儿女孙子们哈哈大笑不已。但我不会笑,我能懂岳父的那份情怀。

我更明白,上坟的那些记忆,永远烙在心底。

不管我们走了多远,去了何方,我们都是游子,我们的灵魂都归结在那个叫故乡的地方。那里,有我们的祖先,有我们儿时的很多记忆。我们的乡愁,都搁浅在那里。

今年,因了这个疫情,却是回不去了,没有在父母的坟前化纸,没有在祖先坟前磕头作揖,在心里面,总觉得欠缺点什么。茫茫城市,芸芸众生,我们或许过得幸福,或许戴着口罩活着,戴着面具活着,但对于故土的那份情感,却是那样真实与纯朴。我坚信,这是作为人的一种宿命,不管你是帝王将相,还是一介草民,谁也逃脱不了。

重庆发布,2020年1月24日0-24时,新增30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病例57例;中国新增444例,累计确诊1287例,死亡41例。

一大早起来,开门大吉,院坝里,碎红满地,灿若云锦,一片满堂红!

timg (2).jpg

昨晚除夕夜,看完春节联欢晚会,零点时,小村周围突然炸开鞭炮声,夜空中礼炮漫天开花,我和侄子们赶紧也跟着点燃鞭炮和礼炮。鞭炮和礼炮,噼噼啪啪一气呵成,非常顺溜!在轰轰隆隆声中,辞去了猪年旧岁,迎来了鼠年新春!

往年,像这样的初一大早,儿子和侄子侄女们都会缠着爱人要红包。

他们满脸堆笑,弓腰作揖,口里不停喊着“恭喜发财,红包拿来!”而且大多时候还赖皮,爱人走哪里,跟屁虫一样,他们跟到哪里。爱人呢,就会把准备的红包,一个一个发给他们。几个孩子呢,相互抢着对方的红包,比划着多少,嘻嘻哈哈,打打闹闹,满屋子欢笑。自从这两年有了微信,在堂屋中,大家围着岳父升起的炭火盆,头挨头、背靠背,只听“嘟”的一声,红包就发出去了。不过,群里面抢红包,也是很开心的事,在香港上学的儿子没有回来过年,也加入进来争抢。孩子们的笑声在手机上流淌,微信抢红包,让开心,没有距离。

初二吃面条,初一吃大汤圆。

汤圆顺顺溜溜,一滚就过了。有时候,大人们还会在汤圆里面包上硬币,谁吃到了,表示运气好。但兄弟姐妹在包汤圆的时候,会做一些手脚,打上记号,锅里一舀,就舀到了。但天机一旦泄露,大家又相互抢来抢去,好不闹热。

按照中国的风俗,大年初一除了相互拜年、贺年外,还要上庙子。

岳父的乡上就有一家庙子。

因了这几年大家进城打工,经济豁达宽裕了,庙上的香火也越来越旺,一年盖过一年。香火旺,香客过,在初一中午,庙上就会办上斋饭素食招待香客们,有时候,一办,就是好几十桌。周围团转,岳母熬制的凉粉出名,一到大年三十下午,庙上的主持和尚就会下山来给岳母拜年,顺便请岳母上山熬凉粉。

和尚剃着一个光头,穿一身金黄色绸缎对襟服,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,脚踏布鞋,看起来洒脱、轻便??赡苁浅D昃幼≡诿砝锬罹蜢脑倒?,一脸青秀,满目清澈。据岳父说,主持和尚是从哪家佛学院毕业的,这两年刚刚调过来。怪不得看上去年龄只在二十八九左右,涉世还不够深。

看见和尚来了,岳母赶紧端了凳子,跑出去,连说主持新年好!请坐!岳父也跟着走出去,叫和尚坐。和尚双手合十,点头鞠躬,一声阿弥陀佛!朝了岳父,又朝岳母。同时,从袖套里面顺手递出一个红包,给了岳母,说声田居士,新年好!岳母姓田,和尚叫岳母田居士。一落座,和尚就说,感谢田居士去年对庙上的帮助,明天大年初一,根据去年的情况,中午可能要办四十桌,还请岳母上庙子熬制凉粉,岳父维持秩序,帮忙打杂。

岳母端的是配八仙桌的条形长木板凳。板凳很长,大家坐下来围着桌子吃饭时,要坐两个人,平常挤一下,也可以坐三个人??醇蜕凶铝?,我们没有谁和他一起挨着坐,新年大节的,谁和和尚一起坐呢?所以,看见没有人愿意挨着他坐,他就一个人坐在板凳中间,两手平搁在板凳上,打禅一般,伸腰直背,显得四平八稳。

除了逛庙会外,按照风俗,大年初一,还有很多禁忌。

大年三十下午,我们打扫卫生时,岳母说,今天扫了地,扫帚要藏起来,大年初一不能扫地,不能看见扫帚??醇喊永镆坏氐谋夼谥?,小姨妹要去找扫帚打扫,岳母连说,要不得,不能扫。岳母还招呼大家,以前要求更多,初一不要说不吉利的话,不要骂小孩,不要扫地砍柴,不要吃药,不要借钱,不要打破东西,不要洗衣服做农活,不要起的太晚······一大堆的不要。

去年,一大早,乡上就开始挤挤攘攘、摩肩接踵了。挂着各地车牌的小轿车喇叭不断,穿得花花绿绿的人们,老的少的,男的女的,都蚂蚁一样往庙子上赶。沿途卖香蜡的、纸钱的、鞭炮的、烧烤的、冷淡杯的、气球的、玩具的,也排起了长龙;很多孩子手里的摔炮到处扔,搞得路上的人们一惊一乍的??档牡搅松较?,找不到停车位;人呢,挤到山脚下,看见整个山腰上,密密麻麻,插秧子一样,到处都是人。赶庙会,成了人看人,头看头。

但对于今年呢,大家不逛庙会了。

今年呢,冷冷清清,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,虽然依旧有缕缕青烟在山顶上飘荡,但大家都蹲在家里了,噹——噹——庙里的钟声随着那青烟,被传播得很远很远。

大年三十,老丈人就接到通知,今年不赶庙会。

在上庙子的路口,除了有几个佩戴袖章的村干部执勤外,空中悬挂了很多抗病毒的横幅,旁边已经立起一律不准上庙子的大牌子,右下角乡镇府的大红印章,鲜明、醒目。

而关于大年初一的禁忌,对于那些逆行者,他们却是什么也顾不得了。他们忙着往武汉跑,往湖北奔。

微信图片_20200229141021.png

大年初一,在网上,一条条新闻,一组组数据,在不停地被刷新:

江苏147名白衣勇士驰援湖北;

滨州30名医护人员出征武汉;

上海136名医疗队抵达武汉;

温州20名医务人员驰援武汉;

南通35人医疗队出征武汉······

一位南通诗人在诗歌中这样写道:

“到,到,到”/一声声/干净利落的应答/震撼着/西安古老的城墙/超越了重庆火锅的沸点 /回荡在/上海雨中的机场/一小时准备/两小时集结/三小时出征······

据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监测显示,武汉“封城”不到一周,从外?。ㄇ?、市)进入到武汉的人次,却在持续攀升,共计达到了约12.38万人次。其中,“医护、专家、司机、解放军”排前四,而只有在春节返乡潮中被我们关注的建筑工人,其关注度排在第五?;鹕裆降慕ㄉ?,需要他们,他们也是美丽的“逆行者”!

“我敢生命?;つ?,你害怕什么?”耳边又响起奋战在一下医生邓扬嘉的那句话。是的,他们死都不怕,还怕什么禁忌呢,还虚什么邪门呢。

大年初一的夜,安静,手机上,悄悄地流传一个视频,讲述着一个古老的故事。

在17世纪中期的欧洲,爆发了一场空前绝后的烈性传染病,一年不到,欧洲人口减掉了一半。而英伦半岛以伦敦为中心的中南部是重灾区,但非常奇迹的是,英伦半岛的中北部却幸免于难。神奇在哪里?

原来,在英伦半岛的南北接壤处有一个村,叫亚姆村。

某天,从伦敦来的一位商人,将传染病带进了村里。很快,这个只有344人的小村庄人心惶惶,村民们纷纷想朝北部逃离。一位叫威廉莫柏桑的人站了出来,他坚决反对村民们朝北逃离,他对村民们说: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,如果已经感染了,逃与不逃都是死,但逃出去一定会传染更多人。留下来吧,让我们把善良传递下去,后人会因祸得福。

在威廉的劝说下,村民们都表示愿意留下来。威廉率领村民在亚姆村的北出口筑起了一道石墙,以免有人翻出这道墙。接下来的情况非常不妙,这个344人的小村庄只侥幸活下了33人,其中一多半是未成年的孩子,但就是这个亚姆村,成功阻截了传染病朝北传播,为英伦半岛留下了一个后花园。

威廉让每一个垂危的病人都提前写好自己的墓志铭。今天去曼彻斯特旁边亚姆村的游客,都能看到三百多座墓碑上那些催人泪下的语言。

威廉的墓碑只写了一句:请把善良传递下去。

一位医生写给回娘家的妻子是:原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爱,因为他们需要我。

旷工莱德写给女儿的是亲爱的孩子,你见证了父母与村民们的伟大······

这就叫信仰的力量,即便是死,也要善良,也不能丧失对人之爱。

亚姆村的故事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深思。

在每一次苦难中,我们都在成长。在灾难中重塑自觉的信仰,我们就能春暖花开,国泰民安,国富民强。 多难能够兴邦,就看这个邦的人民遇到灾难是否成长,如果这个邦的人民每次遇到灾难,就裸奔,那灾难成为永远灾难。只有在灾难中的人民,重塑了自觉的信仰,无论灾难造成多大的伤害,我们都真正战胜灾难。

其实,在这个艰难时期,配合相关政策,也是把善良留下来,也是在为社会、为国家做贡献!

image.png

(糜建国,南岸区居民,重庆南风爱心助学会会长)

【免责声明】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“来源: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”或“上游新闻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上游新闻联系。

  • 头条
  • 重庆
  • 悦读
  • 人物
  • 财富
点击进入频道

本周热榜

汽车

教育

美家

楼市

视频